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嵇康傲慢惹橫禍

2019-08-16 19:51:52 來源:河源日報 周禮

嵇康是三國時期著名的思想家、文學家和音樂家,他自幼聰穎好學,博覽群書,精通各種技藝,不僅才能出眾,而且人也長得特別帥。《世說新語·容止》中說,嵇康身長七尺八寸,風姿特秀。見者嘆曰:“蕭蕭肅肅,爽朗清舉。”或云:“肅肅如松下風,高而徐引。”然而,嵇康卻不喜歡打扮,“頭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悶養,不能沐也”。盡管如此,但他還是娶了沛王曹林之女(曹操的曾孫女)長樂亭主為妻。按理說,像他這樣的“高富帥”,本來應該前途無量,但嵇康偏偏生性狂放,藐視權貴,為統治階級所不容。

我們常常用恃才傲物來形容那些仗著自己有才華而看不起別人的人,這個詞用在嵇康的身上再合適不過。說起嵇康的傲慢,從他與好友山濤(同為“竹林七賢”之一)的交往便可略知一二。山濤即將離開選官之職時,打算讓嵇康代替他,并向嵇康發出了邀請函。讓人萬萬想不到的是,對于山濤的美意,嵇康不但不領情,還弄了個《與山巨源絕交書》予以拒絕。要是換作別人,恐怕早已火冒三丈,但山濤是君子,他了解嵇康的個性,既然嵇康不愿做官,強求也沒意思,只好一笑置之。

都說性格決定命運,在這個世界上,并不是你不惹事,事就不找上你。盡管嵇康無心仕途,一心只想做個無欲無求的隱士,但他的名氣實在是太大了,以至于居住在洛陽城郊這樣一個偏僻的小地方,仍有不少達官貴人前來打擾,鐘會便是其中之一。

提起鐘會,也許大家并不陌生,他就是與鄧艾一起滅了蜀國的魏國大將。鐘會這個人很不簡單,他出身名門,“敏慧夙成,少有才氣”,十九歲入仕,二十九歲被封為關內侯,深受司馬昭的器重與信任。然而,對于這樣一個紅得發紫的人,嵇康卻不屑一顧,拒絕與他交往。嵇康對鐘會不“感冒”,但鐘會對嵇康卻敬佩有加,總想與他攀上關系。《世說新語》中有這樣一段記載:鐘會撰寫完《四本論》時,想求嵇康一見,可又怕嵇康看不上,情急之下,竟“于戶外遙擲,便回怠走”。

發跡后,鐘會決定親自去拜訪嵇康。他來到嵇康的住所,見嵇康正在一棵大柳樹下打鐵,他深深地作了一個揖,恭敬地說道:“潁川鐘士季前來拜見先生。”嵇康裝作沒聽見,連頭也沒抬一下,繼續旁若無人地“鍛鐵”。鐘會在旁邊站了半天,但嵇康始終沒有說一句話,他自知沒趣,打算離開。就在這時,嵇康終于說話了,他問鐘會:“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鐘會咬牙切齒地說:“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鐘會何曾受過這樣的冷遇和羞辱,他發誓,終有一天要讓嵇康加倍償還。

沒過多久,呂安之事暴發,嵇康義憤填膺,出面為呂安作證,不想卻觸怒了大將軍司馬昭。鐘會趁機落井下石,向司馬昭進獻讒言,說嵇康“言論放蕩,非毀典謨”。盛怒之下的司馬昭作出了一個草率的決定,下令處死嵇康。行刑當日,三千名太學生集體請愿,請求赦免嵇康,但未得到采納。臨刑前,嵇康面不改色,撫琴高歌,曲畢,長嘆一聲說:“從前袁孝尼(袁準)曾跟我學習《廣陵散》,我每每吝惜而固守不教授他,《廣陵散》現在要失傳了。”說完,從容就戮,時年三十九歲。


編輯:田清秀
    上一篇:中年婚姻朝后看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福彩双色球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