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河源古今渡口記

一水隔兩岸 河橋爭渡喧

2019-08-19 10:42:43 來源:河源日報 凌麗

■龍川四都黃沙閣的渡船上,賣油老人在等待其他乘客上船同渡。

■明朝萬歷年間出版的《龍川縣志》中,有梅村渡、老隆渡等渡口。

■東江通韶關之龍川,大橋為日機炸毀后,車輛實行渡輪。大約攝于1938年左右。

  7月23日,阮嘯仙紀念大橋及其故居連接線工程(一期)正式開工建設,預計2021年6月建成通車。屆時,千百年來僅靠渡船在東江上往返義合圩鎮與下屯村的狀況將徹底改變。

  因為河源境內東江水系交錯發達,雖然時至陸路交通極發達的今日,仍有些地方還留存一些渡口,像星落江畔的活化石,延續著千百年來民眾的舊有出行方式,是人們作短途出行的便捷交通工具。但這種情況也正在逐步改變,新豐江水電站和楓樹壩水電站建成后,江河截流,源城區的航運基本取銷。渡口的全面隱退,讓位給更方便快捷且安全的橋梁,是不可避免且是民眾殷切希望的。

  現在還在發揮著渡口作用的,在龍川、東源、和平等地還有少許,多是短途航運,不過只是到河對面的“橫水渡”,也有到鄰近鄉鎮村的短途水運。

  這些渡口,大多坐落在風景如畫的江岸,于是當地的文人墨客,總愛將它編排到當地的景點中,如龍川的“梅村橫舟”、源城的“龍津晚渡”、和平的“合水橫舟”、紫金的“秋江晚泊”等,并引發眾多南來北往文人的吟唱,當地文人更是爭相以此為題材互相唱和。

  龍川:初月微茫野渡前

  一條水面寬約400米的河,使龍川縣四都黃沙閣村與四都街鎮隔河相望,村民挑著擔、拎著行李,站在碼頭邊等候,湊齊一撥人后,才能坐上渡船到四都去。

  在黃沙閣村的碼頭,一艘鐵渡輪“四都渡3”停靠在岸邊,船上已有個老人挑著擔子,籮筐里裝的是兩塑料桶油,準備到四都鎮上賣。船上面掛著一塊藍底白字的牌子,寫明載重量:“限載15人,一輛摩托車算3人,一輛單車算1人,100斤貨物算1人”,這是為了保證安全而限定的載重量。

  “自古以來黃沙閣村都是用船或木排、竹排擺渡。”村民郭先生介紹。在上午八九點水淺的時候,河床能露出來,村民常常結伴從河上步行過去,但這得在上游一個水電站不放水的前提下。

  龍川佗城的“梅村橫舟”,冬天時梅花如雪,又地處要津,曾引發許多詩人的詩興。據乾隆版的《龍川縣志 藝文志》載,名滿天下的蘇軾也曾為龍川八景寫有數首詩,其中一首便是寫梅村渡口的:“梅村渡口看橫舟,水自清清江中流。應是行來行客少,渡人自在片帆收。”

  清道光年間,河源最后一位進士江紹儀,曾在前往北京考試之前,先到龍川看望弟弟。兩兄弟依依不舍地在梅村渡口惜別,此時梅村已開滿了梅花,簌簌落如雪瓣。江紹儀滿心惆悵之余,又胸懷勃勃雄心,隨口吟道:“萬里關山赴帝畿,梅花如雪灑征衣。高堂夜夜添新夢,夢到夜行晝錦歸。”他安慰弟弟,就算我不在家,但爹媽會夢見我高中進士后衣錦還鄉的。

  梅村渡口是老隆到佗城的要津,是佗城鎮通往老隆鎮的必經之路,南北兩岸有載客的小舟數十艘。但梅村常遭兵燹,梅林被毀。民國廿五年(1936年),當局建起了橫跨東江的大江橋,渡口便逐漸廢了,大江橋成為龍川東江河段第一座公路大橋。1938年10月中旬,侵華日軍飛機轟炸大江橋、老隆師范及老隆鎮等地,車輛需“坐船”過江。4年后,被炸的大江橋用杉木當橋板,勉強通車。1951年,大江橋按原橋式樣修復通車。2017年,已服役81年的大江橋橋面損壞,存在隱患,進一步維修已沒有價值,便用混凝土封閉,禁止行人、車輛通行,將該橋當作一件文物來保護。2014年,政府在離大江橋附近一公里處建了一座新橋。

  清初,龍川縣境內河流有橫水渡口 34處,民國時期發展到52處,分布在縣境各干、支流航線上。各渡口的渡船,直至建國初的幾百年間均是自劃小木舟。渡口建造均系鄉民捐 資或紳士仁人施建,設田租或收渡費為渡工工資。

  新中國成立后,龍川縣人民政府投資修筑渡口堤岸,購置機動渡船,鄉(鎮)、村民共開渡口。到1985 年,該縣境內還設有渡口19處。

  隨著陸路交通的逐步發展,渡口添置了能載車渡江的大船。1958年設立黎咀車渡。1959年設立老隆車渡,于1963年冬撤銷,1985年,龍川縣有鋼質渡輪7艘,木質渡輪1艘,自劃木船17艘。2002年,省交通廳撥出專項資金,將全省的鄉鎮渡船全部改造為鋼質渡船。

  2004年,龍川境內尚有渡口 11處,即南門渡(佗城鎮),黃沙閣渡(四都鎮), 進布渡(黃石鎮),河門潭渡(新田鎮),城頭渡(巖鎮鎮),珍貝渡(巖鎮鎮),東 江口渡(麻布崗鎮),赤石渡(麻布崗鎮),豐石渡(車田鎮),徑光渡(車田鎮),  皮潭渡(黎咀鎮),比1985年的19處減少8處。(《龍川縣志》)

  槎城:龍津渡口月浸波

  橫水渡是河源城中另一個重要渡口,距新豐江與東江匯合處下游約400米遠,在現在的河源市中醫院前面木棉樹下。渡口以東,可通東埔鎮和平村(今屬源南鎮)、紫金縣臨江、柏埔等鎮村;渡口以北,可通東埔鎮勝利村(今屬源南鎮)、東源仙塘、義合、黃田、九社、康禾等鎮村。

  因此,這個渡口長年繁忙,尤其是圩日、節日,更是熱鬧非凡,等待渡江的人排成長龍,將渡口圍得水泄不通。力氣大的,年輕的,擠開力氣小的、年老的,有的被擠下水去,天熱時還能忍受,冷天凍得直打哆嗦。(蔡維忠、王小寧《話說源城鎮頭塘街橫水渡》)

  這個渡口是有人照管、經營的,解放前至解放初,由東埔和平村(石下)、勝利村(麻竹窩)的農民經營。過江者向船工交點錢,或給點物,就可以搭乘過去了。票價每人3分,挑著谷物的5分,過往者需憑票搭船,依次過渡。

  1953年至1956年實行農業集體制,由互助組發展到初級社,渡口的管理權隨之變更。源城鎮的渡口由水上居民委員會負責經營,分派一個叫亞毛娘的漁民管理。和平、勝利村那邊,仍由當地農民負責。1956年農業合作化走上正軌后,渡口轉由水上居民委員會負責經營,指定專職船工,固定專用船,為了安全起見,還只限白天過渡,晚上停渡。

  現在過一趟江,走珠河大橋步行不到10分鐘。坐渡船呢?蔡維忠等在文章中回憶,由于當時渡船狹小,載重量不大,速度也不快,兩岸相隔距離也較長,因此,來回一趟至少得花上二三十分鐘。船工一天擺渡的次數也只是一兩趟。如果碰到刮風下雨的惡劣天氣,船在對岸,擺渡者鉆進橫水渡辦公室躲風避雨,乘客等上一兩個小時也不足為奇。還沒建新豐江、楓樹壩兩個水電站時,夏天風大雨大,江河水漲,撐船的竹篙往往探不到底,船工只好用木槳劃船,水大流急,木船很難控制,渡船常常被沖到渡口下游的龍王角,這時渡船往返一次得用兩三個鐘頭。

  遇到這種天氣時,渡船有時還會被沖翻。1932年2月3日,河源城有艘渡船因滿載乘客到對岸,駛至江中,因河水湍急,渡船傾覆,乘客30余人全部落水。河上別的船戶看到,急忙下水救起10余人,另有十余人(多為婦女小孩)溺水而亡。

  頭塘的西邊渡口固定在頭塘街木棉樹下,渡口處用幾根木樁撐起一頂舊船篷,即作賣票處,又可為過江者遮陽避雨。

  和平、勝利兩村的渡口沒有固定的地點,而是依據河水的漲落程度而設置,河水不大時,通常以觀音堂門前河岸為渡口;河水上漲時,渡口往上挪,有時設在水井佛,有時設在華光爺廟堂前的河邊,由于沒有固定地點,乘船者非常麻煩,如碰上天旱,河水干涸,水流不暢,人們只好深一腳淺一腳吃力地走到深水處,才能搭船過江。

  早年家住燈籠巷的揭叔家,離三界渡很近。三界渡對面就是東埔茶亭渡。“那邊有個碉堡,聽說是個看守所。”

  在茶亭渡等船時,那些瞅準商機的人,就在渡口擺起了許多小吃攤,有腌酸(用醋、辣椒、糖等腌制而成的蘿卜片、黃瓜等)、花生、麥芽糖、軟糕等,有錢點的,就在那里“嘆茶”。“當時這些東西都不貴,一分兩分錢就能吃到。”揭叔說。

  清同治年間,縣城的渡口并不多,主要有龍津渡,河源八景之一;九十渡,在下城北門外;中心艮渡,在上城西北;欖子渡,在中心艮之上;章田渡,在中心渡西;排窯渡,在三凰壩(今作“三王壩”)。

  民國時期,河源縣境內東江、新豐江設有渡口19處,其中東江8處,新豐江11處,縣城最多,有5處。渡運工具以木帆船人力擺渡,船只大小以渡運量而定,一般約10噸。這些私渡,以收取渡運費謀生。

  民國三十五年(1946年)建起一家私營“利行公司”,專門經營縣城各渡口業務。至1987年,河源全縣有渡口41處,渡船45艘(其中機動船32艘,315馬力),渡工49人,分布于東江沿岸和新豐江水庫區內,這些渡口都屬私人承包,由私人收取渡運費作為渡運工資和費用。(2000年《河源縣志》)

  明清兩朝,到龍津渡渡河的人都很多。“龍津渡口月浸波,夜夜更闌唱水歌。”清代廖鳴球在其竹枝詞中詠唱道。到了清中期,河源的人口有所增加,坐船的人更多了。雖然在清代沿江增設了九十渡、中心艮渡等渡口,但每到圩日,農人往來奔走,渡輪沒有一刻是停的。清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曾孫梧、劉維謙、賴炳猷、朱為龍、黃金樞、蕭居權等鄉紳,以及知縣盛濟川、舉人蕭精揚等等,籌款將龍津渡擴大、完善,增購渡船,讓旅客既方便又舒服安穩地出行。

  河源的渡口能渡汽車,最早時要追溯到抗戰期間。1938年廣州淪陷后,車輛北上興梅,必經河源縣城,車輛排起長龍。城鎮漫水潭渡口的渡工便想方設法,用3艘木質渡船連成一體,用人力操作擺渡,將車輛順利渡運過江。

  11年后,解放軍大部隊南下,縣人民政府積極發動,迅速組織力量,將漫水潭、中心艮、龍津渡等3個渡口,集中所有船舶、渡工,將10多艘游艇用厚木板連結成整體作浮橋,解放軍便順利渡江南下。(2000年《河源縣志》)

  1950-1957年,東江和新豐江河道先后設置汽車渡口3處:小江(新豐江)汽車渡口、龍王角汽車渡口、藍口汽車渡口。

  1959年新豐江建起水電站,大壩筑成截流,下游水位劇降,不能通航,于是用2艘渡車船連接做成浮橋,路基沙面鋪上厚木軌道板,車輛可直接通過,于是枯水期不渡運。1960年10月小江橋(河源大橋)建成通車,小江渡口取消。下角龍王角汽車渡口因1957年河源至紫金縣城公路通車而設,1974年東江大橋建成通車,該渡口撤銷。藍口渡口建于1957年,渡運量日達80輛機動車。楓樹壩水電站建成后,枯水期電站關閘截流,渡運中斷,汽車則繞道龍川縣四甲通往葉潭、黃村兩鎮。(2000年《河源縣志》)

  改革開放以來,我市建起的跨江大橋則有東江大橋、河源大橋(又稱東埔橋、老橋)、河源新大橋(又稱東埔新橋)、寶源大橋、珠河大橋(1995年5月竣工通車)、迎客大橋(2015年9月通車)等。

  連平、和平、紫金:嘈嘈渡水來

  清道光元年出版的《永安縣三志》記載,永安(今紫金)境內有司前渡、下石義渡、深渡水義渡、甘棠義渡等渡口4處,渡船均是小木船,多為當地名流捐資建造。民國時期,隨著人口增多,渡口不斷增加,到1949年,紫金縣渡口增至34處,主要分布在秋香江、義容河、柏埔河和東江紫金縣河段。

  新中國成立后,橋梁增多,渡口減少。20世紀60年代后期,東江紫金縣各渡口的渡船逐步換為鋼筋水泥或鋼質機動船。1988年3月,省交通廳和紫金縣人民政府各撥專款5萬元,作為橫水渡船維修更新基金。1988年底止,全縣共有渡口18處,渡船21艘。

  1987年10月,紫金縣人民政府根據交通運輸發展的需要,決定用“民辦公助”辦法,由古竹鎮負責改建渡口,晝夜可渡運機動車100多輛次。

  新中國成立前,連平縣境內主要渡口有隆街、東羅(隆街鎮)和忠信合水,另外還有嚴屋、羅經、徑口、白藝花、官橋、龍埔等渡口。隆街渡口離縣城20余公里,每逢集市日,有五六百人過江,后因河道水流量逐年減少,于1953年停止使用。

  隆街鎮東羅渡口,離連平縣城10余公里,每逢集市日,有200人至300人過江,由于河道水流量逐年減少,于1953年停止使用。忠信合水渡口有1條可載30人的渡船,平均每天有200人過江。直到新千年仍在繼續使用。

  和平縣的渡口大部分布在下車、長塘、貝墩、古寨、彭寨、公白、林寨、合水、東水等鎮沿河兩岸鄉村。1985年,和平縣共建有渡口29處,隨著公路交通發展,到1995年,渡口減至12處。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重返“笠麻村”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福彩双色球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