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文學頻道

李老師

2019-09-10 10:04:59 來源:


□羊白

我小學四年級的語文老師叫李開寬。李老師是個民辦教師,中等個子,不茍言笑,有時脾氣還有點暴躁,因此,學生們都有幾分怕他。

李老師看起來二十六七歲,還沒成家,下面有三個弟妹在讀初中。他無疑是家里的“頂梁柱”,常年穿一件藍色中山裝,腳穿一雙黃膠鞋。和大多數鄉村民辦教師一樣,李老師沒有宿舍,需回家過夜,十幾里的路,全靠步行,第二天一大早再趕到學校。

聽高年級的同學說,李老師喜歡上了他們那個村村長的女兒。村長不同意,給中間人的話是:“他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他連自行車都買不起,一切免談。我的女兒非公家人莫談。”

因此,我們班幾個調皮的男生,背地里偷偷地叫李老師“李蛤蟆”。有一次,竟然被李老師知道了,那幾位同學怕得要命,以為要請家長,結果李老師讓他們幾個圍成一圈,玩蛤蟆跳水的游戲,誰說錯了,誰就得做十個俯臥撐。幾圈下來,那幾個同學都趴在地上起不來了,氣氛卻嘻嘻哈哈地很是熱鬧,以至于他們都忘了到底是在玩游戲,還是在接受懲罰。

李老師雖然只是個民辦老師,心性卻高傲,并不覺得自己比那些公辦老師差。他上課有自己獨特的一套。他教我們識字,不是按課文和生字表來講,往往是一組一組地教,沒學過的生字他也會出出來,讓我們比較著記。比如學一棵樹的“棵”字,他會讓同學們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的木字旁的字都寫到黑板上去,等同學們寫得差不多了,他再補充幾個,然后,練習寫這些生字就成了當天的作業。一個字寫三遍;第二天聽寫,不會的字繼續寫三遍;再不會,放學后留下來又寫三遍。

對李老師的這套“野路子”,很多公辦老師不服氣,去校長那兒告狀,說他不按教材備課,是誤人子弟。可李老師帶出來的學生的語文成績一直不錯,校長也就不好說什么,睜只眼閉只眼,由他去。

記得有一陣子,班里的同學老是把“買”和“賣”分不清楚,總是寫錯。李老師講著講著,突然發脾氣了,大聲吼著說:“你們都給我聽清楚了,這‘賣’字上的‘十’字,就是你們家的‘糧食’,有‘糧食’才能‘賣’,沒‘糧食’就只能‘買’了,懂了吧!”

我們驚訝地聽著他的解釋,不是太懂。但事實是,這個辦法確實管用,以后再沒有同學分不清“買”“賣”了。

還記得有年冬天,天剛下了雪,極冷,下課后同學們都縮著脖子窩在教室里,感嘆著說:“哇,好冷呀,凍死人了!”

李老師本來已經出了教室,他突然返回來,站在講臺上很嚴肅地問:“你們知道‘凍死人’是什么意思嗎?”

我們都不敢出聲,看著他。他食指一揮,一字一頓地說:“‘凍 死 人’——凍的是死人,活人是凍不死的。”說完,李老師頭也不回地走了。

我們回過神之后,呼啦一下全涌出了教室。

李老師不但課教得好,還會吹口琴,吹笛子,這對那些會彈風琴的公辦老師來說,也許算不了什么,但李老師從來不占我們的音樂課,課本上的知識他都會教到,我印象最深的是《晚霞中的紅蜻蜓》和《紅河谷》,他把我們教會后,用口琴伴奏,我們男女同學分聲部合唱。那種舒緩優美的調子,讓人有超凡脫俗的美感。

漸漸地,我喜歡上了李老師,喜歡上了語文課和音樂課。我承認,我后來之所以愛上文藝,與李老師的啟蒙有著直接的關系。

小學臨畢業時,在一次全縣的歌唱比賽中,我們班演出了多聲部合唱:《送別》,獲得了一等獎,讓城里的老師們刮目相看,在鄉里引起了轟動。

就是在那次獲獎后的表彰會上,李老師當著全縣的師生,應邀表演了笛子獨奏:《金蛇狂舞》。我敢說,那是我聽過的最美的音樂,節奏激昂,曲調歡快。李老師站在高高的舞臺上,仿佛明星,十指翻飛,神采飛揚,我們大呼小叫著為他鼓掌,為他喝彩,為他驕傲。

李老師的名氣由此大振。我升入初中不久,他就轉成了公辦老師。而且,也很快有了媳婦,是我們河東一所小學的老師,那姑娘師范畢業,皮膚白皙,樣子文靜。大人們都議論,說李蛤蟆運氣好,不知用什么手段吃到了天鵝肉。嘁,大人們懂什么,我聽了很不服氣,那位姑娘能嫁給我們李老師,是她識貨。我們李老師才不是癩蛤蟆呢,是青蛙王子!

編輯:梁軼倫
    上一篇:化作春泥更護花
    下一篇:沒有了
    數字報
    Top 福彩双色球预测软件